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

不留遺憾給別人


文 / 鄭春鴻(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癌症病人心情比較難以捉摸嗎?比較容易發脾氣嗎?情緒比較不穩定嗎?非也。癌症病人心情陷入低潮,並不一定是因為癌症的關係,尤其是已經在康復之中的癌症病人,時日一久,有的甚至已經忘記自己是癌症病人了,因此他的情緒起伏,就跟他的癌症沒有太大關係了;不過反推回來,當一個癌症病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尤其極端低潮以致繞不出來的時候倒是很難不想起自己是一個癌症病人。
 人當面對困境的時候,當直覺別人對不起自己的時候,老學長級的癌症病人常常會有排遣鬱卒的自處之道,因為他們似乎有個印象,自己當初發病時,好像正經歷著一段前所未有的壓力,他們會去閃躲這種迎面襲來的壓力,表現得比一般人豁達:「我都走一圈鬼門關回來了,還為了這麼小的事情跟你生氣嗎?懶得跟你計較了」,這樣的癌症病人特別對自己的心情嚴加保養,當別人惹他生氣的時候,他會一直看守著自己,警告自己不能動怒。不過,菜鳥癌症病人可沒有那麼好過,面對壓力,常會非常喪氣地抱怨對方:「你明明知道我身患重病,還這樣惹我生氣」。
 在每一天都深深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這並不是容易的事。你不但要對自己行為很小心,以免在人生記錄上留下污點;更困難的是不要留遺憾給別人,尤其是留遺憾給親人,讓他們一輩子都覺得欠你些什麼,想要還又還不了,這不但會讓他會一直感到過意不去,惹人遺憾的我們一想就知道那多難過啊!
 過去,我們經常聽說做人應該「寧可別人負我,不要我負別人」。這種克己復禮的說法,雖然值得欽佩,但多少有一點自命清高。其實,做人做事讓別人始終有對不起我的感覺,一直對我有償不完的債,對方會不會感到不舒服不得而知,扮演那個被欠虧的我,感到不舒服的可能性恐怕更大。這好有一比,在生活上我們偶爾會被親朋好友借錢,那告貸的一方,在錢還沒有到手的時候,說起話來通常都是低聲下氣的;一旦錢到手了以後,不是避不見面,就是一旦見面,毫無愧色,根本不提還錢的事。倒是那一位債權人,一想到這一筆錢,心裏有說不出的無奈,比較敦厚的人,反而盡量設法不和那借錢的人見面,免得讓借錢的人有心理壓力。此情差可比擬。
 一位很厚道的癌症朋友就這樣告訴我:「你生氣的樣子,你為什麼生氣的原因,你的家人和朋友都會記在心裏。不管這件事情錯在你,或者是錯在他。有一天,當我們因病離去的時候,難免都會留下遺憾給他。如果事情是你錯了,他會苛責著自己為什麼會跟你計較;如果事情是他的錯,他的自責就跟嚴重了。為了不留遺憾給別人,我會在心裡叮嚀著自己:『沉住氣』。」這不只是不能生氣,連一點慍色都不行顯露。
 人生百態中,虧欠別人的,抑或是別人虧欠我們的,又豈止是金錢?親子之間彼此一句比較不貼己的話;應允別人的事,總會有服務不周之處;這種在人際關係上的虧欠,雖然沒有立下借據,但是有時候它卻深深地刻在心版上,想要償還,卻一輩子也還不清,尤其當對方已經把我們虧欠他的事情忘記了,或者是他已成古人,則更只能留下無限的惆悵。
癌症病人因為曾經與死神擦身而過,對於這種人際間彼此虧欠的事情,在處理上要比一般人更有智慧。第一要務,當然不要做虧欠別人的事,這是因為唯恐自己無法償還,這一部份相較之下還容易自我克制;更重要的是不要留遺憾給別人,也就是不要有讓別人有虧欠於你的機會,免得別人要跟你說抱歉,你已經逃之夭夭了。這一部分就不容易做到了。
 要做到這樣我不欠人,也讓別人沒有欠我的機會,除非你離群索居,或者你必須要過一個很恬適的生活,盡量和人沒有物質經濟上,乃至情感上的利害關係。這些利害關係在過去的生活中,通常是你跟他人互信關係、合作關係的基礎,現在要儘量排除。現代人太喜歡貪別人便宜了,倒不一定想要貪你的小錢;比如有一些懶骨頭的同事,遇到事情能推就推,你正好不跟他計較,他就把所有的苦差事都推給你。有時,你打心裏想告訴他:「你不怕沒有機會跟我說對不起嗎?」又怕嚇著了人家。這的確是一件難事。《莊子‧山木》云︰「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癌症病人和別人交往,最好就應該把握這個原則,要學習避免過於濃烈的情感表達。
 每一個人都有生命的終點,只是有些人喜歡眺望未來;有些人的目光只停留在腳尖前的十公尺。一個看到生命終點的人,哪怕只是遠遠地望見,他日常的思慮云為和常人都有明顯的不同。癌症雖然不至於很快地取走人的性命,但是它催熟了一個人的心智,讓他能夠提早參透生命終結意義,這是非常明顯的。這方面癌症病人要比常人還要成熟,道德的沈重感,癌症病人也體會得較早。
 為了凡事留餘地給別人,以示厚道,癌症病人不但不能發脾氣,應該修養成一個沒有脾氣的人。因為一旦你花了脾氣,有可能成為別人終身的遺憾,那就不好了。癌症病人最好也不要在別人面前哭泣,尤其不要在親人面前哭泣。這樣的要求是乎有點過分,哭和笑一樣都是人自然的表露,心裏感到不痛快,卻不能哭出來,那多難過啊!不過,在喜怒哀樂的表情中,哭比笑更不尋常多了,某人什麼時候笑過,也許你印象不深;不過們某人什麼時候曾經在你面前哭過,記憶卻始終深刻的。癌症病人儘量避免盡情亂哭,其目的也是希望不要讓別人感到遺憾。
 如此,癌症,看來不只是一次嚴肅的人生教育,幾乎等於完人教育。癌症病人不能生氣、勇於認錯、原諒別人、隨時反省自己,還要隨時帶給別人快樂。一場癌症下來,如果沒有是死,那麼可以說是人格重新的打造,變成一個新造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